不正经的今朝

这里今朝,厨凹凸/全职/小英雄,主食瑞嘉瑞/喻王喻/轰爆轰
很高兴认识你❤

[你的姓氏我的名字]瑞嘉向

ooc严重,慎入
瑞嘉情人节快乐(●'◡'●)ノ❤

[你的姓氏我的名字]

如此的甜蜜啊,我想知晓你的姓;如此的折磨啊,我愿听闻你的名。最终明白,你的姓名是爱情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·与格瑞分开的第一天。
嘉德罗斯没有哭没有闹,没有暴饮暴食,没有深夜买醉。
他只是静静的、慢慢的抚摸着身旁的猫,语气温柔:“你主人马上要回来了,他做的饭可比我好吃多了……”
他突然泪流满面。
眼里像有羽毛在一下一下的轻轻逗弄,温柔的让他想大哭出声。
……
那猫挺起身子伸了一个懒腰,走到了嘉德罗斯做的饭的旁边,吃起了猫粮。
他离开了。连猫都知道。
可嘉德罗斯想忘记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·与格瑞分开的第二天。
嘉德罗斯才发现自己真的很依赖他。
做饭,锻炼,学习……格瑞的一切都融入了他的生活里。
他不想醒过来。
因为只要在梦里,就什么都会有的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·与格瑞分开的第三天。
嘉德罗斯打了个哈欠,慵懒的从床上爬起来,踏过地面上稀稀疏疏杂乱的衣服,目光落到了床头柜的一张照片上。
那是他和格瑞的唯一一张合影。
是一张毕业照。
格瑞不喜欢照相,是嘉德罗斯和他在一起后他才知道的。
那一天是他们正式从凹凸大学毕业的时候,他们结束了四年的斗争——嘉德罗斯不折不挠的想找他比试各种科目。
后来照相的时候,嘉德罗斯强行赶走格瑞身旁的学生,顺理成章的站在他的身旁。
“为什么这么做?”在一起后,格瑞问他。
“我只是很看不惯一个渣渣站在你身边而已。”
嘉德罗斯从遇见格瑞的第一天就认定,只有他配站在他嘉德罗斯的身边,所以格瑞的身边也只能是他。
那张照片定格了这样一个时刻——雷狮笑嘻嘻的揽着安迷修的肩,安迷修保持着微笑,嘴里小声说着“恶党”;雷狮身旁的卡米尔在大哥头上悄悄比了一个“V”;佩利大大咧咧的搂着帕洛斯,帕洛斯的脸上竟出现了一抹红晕;凯莉和安莉洁互相瞪着眼看彼此,手却紧紧的握在一起;艾比正在和埃米争执着谁比较高的问题;雷德想和祖玛拥抱却被祖玛的手拦了下来;鬼狐的身后是莱娜温柔的笑脸;金一手揽着紫堂幻,一手揽着格瑞,笑的就像当日的阳光;格瑞面无表情的伸出一只手——握住了嘉德罗斯的手;嘉德罗斯刻意将头扭向一边,嘴角却勾起了一个明显的弧度……
那天的他们都那么好,好像岁月会一直这么圆满下去。
可他和格瑞……如今走到了分崩离析。
该死的,他又想哭了。
嘉德罗斯将那照片狠狠的锁在书桌的抽屉里,抽屉传来了零零碎碎的声响。
嘉德罗斯,你怎么变成了这样——多愁善感且懦弱。曾经张狂的自己好像随着格瑞一起离开了。
别这样。
别这样。
嘉德罗斯,忘了吧。
可是那两个字哪里是说忘就能忘的。
嘉德罗斯竟分不清他留恋的是格瑞,还是爱情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·与格瑞分开的第一个月。
嘉德罗斯升了职,那一天恰好是他的生日。
夜色很美。大街上的车水马龙和灯火阑珊都映入了嘉德罗斯的眼帘,今天的诚市依旧很忙碌,忙碌到人们都忘了自己。
格瑞不喜欢甜食。
往年的生日,嘉德罗斯从不买生日蛋糕之类的东西,格瑞会送他生日礼物,有时是一条皮带,有时是一件外套,有时是一个吻。
嘉德罗斯望着面前的生日蛋糕发着呆。
他想起了自己跟格瑞表白的那一天——
那是个晚自习,格瑞坐在嘉德罗斯的前桌,嘉德罗斯看着金搭在格瑞身上的手,觉得生生的扎眼。
“喂,我喜欢你。”他写了一张纸条,揉成很小的一团眼一闭,心一横的丢给了格瑞。
“唉!格瑞 这是什么?”嘉德罗斯听见金问格瑞。
“没什么。”格瑞依旧面无表情,将纸条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。
……
“嘉德罗斯。”下了晚自习,格瑞拦在了嘉德罗斯身前。
“干嘛?”嘉德罗斯斜着眼看他。
“你为什么会喜欢我?”
嘉德罗斯的大脑空白了片刻。
这……他要怎么回答啊……他总不能告诉格瑞他觉得格瑞耐打,适合和他过一辈子吧。
“喜欢就是喜欢。”嘉德罗斯捂着微微泛红的耳根小声说道。
“你根本什么都不懂。”格瑞无奈的揉揉嘉德罗斯的脑袋,嘉德罗斯刚想暴跳如雷,却被格瑞接下来的话消磨走了所有的锐气——
“哪怕是这样的你,我也很喜欢。”
就这样,他们在一起了。
没有轰轰烈烈的表白,没有天长地久的承诺,没有童话一般的境遇。
但他们很幸福,因为他们有彼此。
星星可以证明。
……
嘉德罗斯大口大口的咀嚼着蛋糕,像是在发泄什么隐秘的情绪。
“叩叩叩……叩叩叩……”
门外传来了剧烈的敲门声,嘉德罗斯几乎是跑着去开门的。他知道,那个人有衣服没带走。
门外站着一个男人——白色的头发,黑色的头巾,还有最让嘉德罗斯喜爱的紫色眸子。
格瑞。
意料之中。
哪怕嘉德罗斯已经猜到来人是谁,他依旧没有办法面对。
他很想冲到格瑞的怀里,什么都不做,什么都不说,然后格瑞会回给他一个拥抱,带着淡淡的奶香味儿,然后他们这么多天的冷战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“拿走。”嘉德罗斯把早就摆在鞋架旁的一袋子衣服丢给了来人,然后“啪”的一声用力的关上了门。
想法终究只是想法,他没有这个勇气,也不想有。
“嘉德罗斯。”他听见格瑞在门外轻轻敲着门,语气温柔的唤着他的名字。
明明……明明都已经分手了啊……他这么温柔是想做什么啊?他把他嘉德罗斯当什么?
呵,渣男。
嘉德罗斯靠在门上,慢慢的蹲了下去,红透了的脸上全是汗。
他很累了啊……
“嘉德罗斯,”格瑞还在门外,他好像尽力想说出什么话来,最后却变成了四个字,“生日快乐。”
然后便再没了声音。
嘉德罗斯很想笑,笑格瑞的慌乱和手足无措,笑格瑞的胆小懦弱;他又很想哭,哭自己在格瑞面前的溃不成军。
这么多情绪糅合在了一起,最后变成了面无表情。
如果这时他打开门,便可以看见格瑞倚在门上疲惫不堪的样子。
一扇门,隔住了两个人。
谁也不愿意开口,谁也不愿意认输,一切话语都化作了夜空中的繁星,只要他们抬头就可以看见,可最后——谁都没有抬头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·与格瑞分开的第二年
f国。凌晨两点。
嘉德罗斯已经接管了家族的企业,在f国和e国之间奔波。
嘉德罗斯记得他曾经跟格瑞说过,他以后要环游世界,跟格瑞一起去看全世界最美的风景。
可现在,他成了当时自己认为的那种最庸俗的人——身缠万贯却活的像个傀儡。
两年了,他又想起他了。
嘉德罗斯嘴角闪过一个苦涩的笑。
这么想着,他便到了机场,他这次要回国亲自参与收购公司的计划。
“嘉德罗斯。”
耳边突然回响起了格瑞唤他名字的声音。
嘉德罗斯,你真的病得不轻……连幻觉都出现了……等等!幻觉?
“嘉德罗斯,你没事吧?”一双手扶住了摇摇晃晃的嘉德罗斯。
那人的怀里有很好闻的奶香,他的手的触感嘉德罗斯感受过无数次,不会错的,格瑞在这里。
“格瑞?”嘉德罗斯揉了揉太阳穴,声音都有些虚弱。
前几天因为准备谈判的计划熬了几天的夜,今天是彻底的体力透支了啊……嘉德罗斯想。
“是我。”
格瑞的声音总给嘉德罗斯一种安心的感觉。就像鱼儿从干涸的陆地回到了水里,嘉德罗斯的神经突然清醒了。
他一把推开了格瑞。
嘉德罗斯望着那双久违的紫眸,他有好多话想对他说,却不知被什么扼住了喉咙,张了张嘴唇,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。
他们就这么走上了飞机。
一前一后,谁也没有搭理谁。他们之间的空气仿佛都凝成了一团。
嘉德罗斯想尽力逃离这尴尬的气氛,却悲哀的发现——格瑞的座位就在他的旁边。
……是孽缘吧?一定是。
嘉德罗斯戴上眼罩,手不小心碰到了身边人的手,像触电一般收了回来。
迷迷糊糊中,嘉德罗斯感觉到有人把什么东西轻柔的搭在了他身上。
嘉德罗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。
他梦见格瑞说要和他分手的那一天——
“嘉德罗斯,我们分手吧。”
“为什么?”
嘉德罗斯的声音很平静,没有一丝起伏,只是紧紧攥住的手出卖了他。
“一开始我认为我的伴侣一定会是个温柔的人,她会在我工作的时候安静的看着我,她会明白什么时候我需要他的怀抱……直到我遇见了你。”
“你是我这么多年坚持的计划中唯一的例外。你会在我工作的时候缠着我,你叽叽喳喳、吵吵闹闹……可我还是喜欢你。”
“那天你跟我表白的时候,其实在那之前,我就写好了情书,我想对你说——哪怕你有那么多莫名其妙的缺点,还有一个人在不折不挠的爱你。”
“三年。我们在一起三年。我发现意外只会是意外,永远不会变成命定。”
“我很累了。”
“我忍受着你的一再挑衅与吵闹,你从不会试图了解我到底想要什么,只是一味的接近。”
“嘉德罗斯。我们不合适,也过不了一辈子。”
“分手吧。”
“是我对不起你。”
……
格瑞说了很多,嘉德罗斯没有一次打断,只是静静的听着,直到指甲插进手掌传来的痛意,他才反应过来——格瑞是认真的。
“好啊。我们好聚好散。你说那么多做什么?好像我嘉德罗斯只会喜欢你一样。”
嘉德罗斯很想离开,他怕自己哭出声,说不下去,怕格瑞发现他的兵荒马乱。
“还有,没有什么好对不起的,我不稀罕。”
嘉德罗斯夺门而去。
眼泪在转身的那一刻迸发而出,落在了他的皮鞋上。
从那一刻开始,嘉德罗斯便明白——他被格瑞抓的牢牢的,鬼迷心窍。
……
嘉德罗斯突然从梦中醒了过来,眼角微微湿润,有一道泪痕。
格瑞的手停在他的眼角,手上还有透明的液体在闪闪发光。
“飞机上的空调很冷。”格瑞不在意的收回了手,把嘉德罗斯身上的外套往上挪了一寸。
外套上有格瑞独有的味道。
嘉德罗斯无比熟悉,无论是以前他们做爱的时候,还是现在。
“我到f国实习,今天回e国,没想到碰到了你。”
你是想说自己很倒霉么。嘉德罗斯撇撇嘴。
“你这些年过的好吗?”他问。
“很好。谢谢关心。”嘉德罗斯冷漠的吐出六个字。
两人又冷了场。
一名乘务员推着餐车走了过来。
格瑞示意拦下了餐车。
嘉德罗斯刚想说什么,却被格瑞抢先一步,“一杯可乐,一杯牛奶,两份鸡排饭。谢谢。”
等乘务员走远之后,嘉德罗斯盯着面前的可乐和盒饭出了神。
“我很早就不喝可乐了。”嘉德罗斯说。
他说的是实话。他和格瑞在一起的时候格瑞便不让他接触垃圾食品,分手之后嘉德罗斯竟发现自己很不习惯可乐的味道。
格瑞的每一个习惯,都刻在了他的习惯里。
格瑞闻言将牛奶与可乐换了个位置,然后默默无言的吃着盒饭。
嘉德罗斯也埋下头,专心对付着自己面前的饭。
“嘉德罗斯。”他听见格瑞在喊他。
“说。”嘉德罗斯望着窗外,头也不回的说。
“我想……”格瑞的话还没说完,只听飞机的广播急促地重复着:“请各位乘客系好安全带,抱头深呼吸,不要走动,不要慌乱,飞机即将紧急降落。”
……
他们乘坐的飞机遇上了对流层的强风,被迫紧急降落。
嘉德罗斯不知怎的,心中只有一丝害怕,更多的是释然。他感觉有一只手轻轻握住了他的手。
嘉德罗斯顺着手臂望去——是格瑞。
“我们不会有事的。”
“嗯。”
只要你在,我便很安心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砰——”
随着一声巨响,飞机重重的跌落在地上。
嘉德罗斯觉得头晕目眩,内脏好像都在体内翻涌,他感到一阵剧烈的恶心感和疼痛。
格瑞……
你怎么样了……
嘉德罗斯说不出任何话,也动不了身上的任何一个关节。
飞机的碎片重重的压在他的身上,他的大脑一片混沌。
“这里有人!”嘉德罗斯不知道他昏睡了多久,突然听见一阵细微的声响。
“两个人!”
“可我们只剩一个担架了啊,队长。”
“先救他。”
嘉德罗斯不知发生了什么,就被人小心的移到了担架上。
什么先救他啊!
格瑞你个傻×!
不准你自己一个人留在这……
不要……
你一定要活下去。
嘉德罗斯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
望着嘉德罗斯逐渐远去,格瑞却像松了口气一样。他眼前突然浮现出很多很多——他第一次缠着他比试,他一个人偷偷的去买星星贴纸,他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把牛奶换成了可乐……
都说人在快死的时候会想起自己的一生,可他的记忆里却只有他一个人。
嘉德罗斯。
你一定要活下去。
格瑞轻轻闭上了眼,恍惚中,他仿佛看见了一个人在向他招手——金色的眸子,星星贴纸……他紧紧的抱住了他。
这一次,我们不会分开了。
  ……
嘉德罗斯再醒过来,已经到了医院,他身上缠着厚厚的绷带,不能动弹。
“医生,”他叫住来给他检查的医生,“格瑞怎么样了?”
他的嗓子像堆积了很多尘土一般,沙哑的厉害。
“格瑞?”
“就是那个白色头发的男人,戴着头巾……”
“你是他的……”
“朋友。”
“那位先生说要先救你,救援队再去的时候,他已经死了。
节哀顺变。”医生惋惜的说,他的每一个字都像一根针,刺激着嘉德罗斯的神经。
死了……
他死了……
嘉德罗斯用力咬住下唇,眼眶中却还有止不住的泪水。
他们的结局不是天各一方,两生欢喜,而是阴阳相隔。
格瑞在飞机上未说完的话,随着那场飞机失事永远散落在了风里。
格瑞,你tm就是个自大的傻子。
与格瑞分开的第二年,嘉德罗斯明白,他们再也不会分开了。
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

#看凹凸的时候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嘉嘉,他那么张狂肆意,很任性,也很可爱。
后来看见嘉嘉的戏份基本是和格瑞在一起的,就觉得瑞嘉一定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。
超级心疼瑞嘉里单箭头的嘉嘉,感觉是他在不折不挠的追着格瑞,用自己的方式表达他对格瑞不同的情感,但格瑞却从不给他回应,甚至要提起金的名字他才会和他打一架。
很感谢瑞嘉里产粮的太太们, 他们都是世界上的珍宝啊啊啊!!!
——一个小透明的不停叨叨
我一定会努力交党费的!不白嫖是我的信仰ପ( ˘ᵕ˘ ) ੭ ☆

[无题]0201庆节文

"嘉德罗斯,你根本什么都不懂。"
哼……没想到在他临死的那一刻,他想到的都是他。
嘉德罗斯瞧不起这样的自己。
只会想靠近格瑞的自己。
"参赛者嘉德罗斯,即将被回收。"
圣空星王联络丹尼尔要回收嘉德罗斯,因实验体嘉德罗斯芯片中出现了他们没有安装过的东西,他认为嘉德罗斯正在拥有自己的思想。
这可真是糟糕。
"格瑞!来打一架吧!"嘉德罗斯的声音听起来滋滋啦啦的,就像一个机器人一般。
他的声带被损坏了。
"嘉德罗斯,我说过,我不想……"
"这是最后一次了啊。"嘉德罗斯突然笑了,身后的阳光零零碎碎的落在他的身上,机械声带的余音回响在格瑞的耳边。
"你说什么?最后一次?"格瑞不解地望着他。
"我……"
"参赛者嘉德罗斯,已被回收。"嘉德罗斯未出口的话淹没在了一片光辉之中。
他在一点点的消失。
可他还在笑啊。
笑的很快乐。
"嘉德罗斯!!"格瑞伸出手,却只抓住了嘉德罗斯的那一点碎片。
他消失了。
格瑞,我知道的其实比你还要多的多,可一个没有心的人,除了不停的跟你打架,该怎么告诉你——他喜欢你?
嘉德罗斯的最后一缕思绪也被风轻轻吹散了。
仔细想来,一直都是他嘉德罗斯一个人在自作多情啊。
他和他对过的戏只有打戏,他对他说过的话只有挑衅。
如果下辈子,我能变成一个真正的人,我一定告诉你——我不想跟你打架,我想跟你在一起。
这是嘉德罗斯芯片里多出来的那一段话。
——end——
(啊瑞嘉日撒刀真的爽)

[与月有关]安雷向

听说今晚的月亮很美。
哪怕月亮上没有什么嫦娥和桂花树
只要望着它,我就会觉得很圆满。
"玫瑰。"
安迷修停下脚步轻声唤道,眉眼柔和。
"你……"不会因为没找到马精神错乱把他当妹子了吧,这个傻×骑士。可惜雷狮的话还未出口,就被安迷修打断了。
"陪我一起看月亮吧。"
这么温柔的月光,一个人看会很寂寞吧。
现在他身边只有他啊,虽然——他只是一朵花。
"……好。"
这么温柔的月光,我怎么舍得让你一个人看。
雷狮自以为自己语气温柔,可他忘了自己只是一朵玫瑰花,在安迷修看来就是一朵玫瑰正摇的花枝乱颤,还抖掉了几片叶子。
"谢谢。"安迷修的嘴弯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。
雷狮抬起掉了几片花瓣的脑袋,怔怔的望着安迷修的笑脸。
我的骑士,若我即将凋谢,我想和你看遍宇宙中所有的星系。
不只是月亮。
(人物严重ooc!安雷玫瑰花和骑士向,啊今天晚上的月亮真的很好看啊)

[与月有关]瑞嘉向

"格——瑞——"
"我不想和你打架。"格瑞低下头揉了揉嘉德罗斯的脸,"昨天晚上不累吗?嗯?"
"你还敢说?这事不是因为你吗?!我……"
"好了,今天晚上陪你去看月亮。"格瑞把嘉德罗斯脸上摇摇欲坠的小星星贴了回去。
"月亮有什么好看的?"嘉德罗斯气的把脸皱成了一团。
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的男朋友——帅是真的帅,闷骚也是真的闷骚,今天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一百天啊啊啊啊啊,这货像压根忘了似的,真想把他养的芦荟全拔了。
嘉德罗斯一边跟着格瑞一边在心里发牢骚。
"嘉德罗斯。"
"嗯——?"
"看,月亮。"
嘉德罗斯抬起头——月亮确实很美,明亮的光晕下笼罩着一层蓝色的光圈,把月亮衬托的很大,也很明媚。
"啵——"
嘉德罗斯这才反应过来脸上星星贴纸的位置沾染上了某个人的味道。
"一百天纪念日快乐。"
(ooc严重2333333,不过我永远爱他们)